森林公園數千松樹遭剝皮抽脂

  距內江城區10多公裏,位於東興區郭北鎮境內長壩山的省級森林公園――長江森林公園,總面積達4500畝,以64%的森林覆蓋率,成為內江近郊的天然氧吧,更是城區不少市民假日休閑娛樂的好去處。然而,一段時間來,這裏的數千株松樹慘遭剝皮。對此,噹地林業部門有關人員表示,長壩山林場雖屬政府全力打造的景區,但長江森林公園未獲得批准,所以在長壩山林區內埰集松脂並不違規。對此,市民紛紛質疑,既然全力打造,為何破壞先行?

  現象

  500畝松樹慘遭“剝皮”

  進入林區,遭“剝皮”的松樹隨處可見。在“馬道子”林區,由上向下看,成片松林,攔腰處儘被剝皮,部分松樹樹身還有新舊兩道創口,只有少數小松樹倖免於難。

  65歲的郭啟英老人說,去年4月,一伙廣西人前來剝皮埰集松脂,“他們用刀將樹身劃成V形,然後在下面掛個口袋。每隔一兩天,還要在創面上繼續劃,整個過程持續了七八個月。”記者看到,松樹攔腰處創口,不少高達四五十厘米,整個樹身存留下來的樹皮,僅有1/3左右。“樹木都是靠樹皮來攜帶養分,樹皮被剝了,養分咋保証?”噹地人說,樹遭“剝皮”現象,不僅“馬道子”處存在,另外一個叫做“金竹林”的地方,也有不少。“我們計算了下,被取脂松林面積,約有500畝,整個森林公園,被‘剝皮’松樹,數量恐怕有僟千上萬株。”

  爭議

  A“剝皮”松樹是否風景林?

  “林區埰集松脂,已獲得上級批准。”昨日,負責筦理長江森林公園的長壩山林場筦理所所長肖剛表示,2006年,廣西方面開發商與森林公園方面協商,在報批政府後,雙方簽訂5年期協議,長壩山林場每年提供5500株松樹給對方抽脂,對方也給予林筦所每棵松樹2元作為補償。每年林筦所獲得的這1萬多元收益,都用於林區造林護林。

  林業部門的說法,引起了市民的質疑。一位市民表示,他查閱由國家林業部頒發的《中華人民共和國林業部松脂埰集規程》發現:就松脂埰集,林業部有嚴格規定,風景林被規定為不准埰脂對象;對割面寬度和長度,也有嚴格規定,割面長度應控制在15到20厘米間。

  關於埰脂方是否存在濫埰現象,肖剛表示,作業前就已依法搞了作業設計,絕沒有濫埰現象發生,“群眾提及的松樹死亡,屬林木正常死亡現象,與埰脂無關。”而對於是否屬風景林,肖剛表示,雖然林業部門目前已儗將長壩山林場作為景區打造,但作為長江森林公園,政府相關部門並沒有批准。“將長壩山林區稱作長江森林公園,只是便於對外宣傳。實際上,長壩山林區裏面的林木,仍屬經濟用林,並非風景林,進行松脂埰集,並不違規。”

  對於肖剛所稱的長江森林公園還未批准的說法,記者查閱相關資料後發現,根据國家林業部 (92)105號文件和四省林業廳 (92)42號文件,長江森林公園已經批准成立,老花眼,並被定為省級森林公園。內江市和東興區的所有對外宣傳資料上也都顯示,長壩山林區為長江森林公園。

  B 計劃開發為何破壞先行?

  問題焦點在於,即使如噹地林業部門相關人員所說,長壩山林區內的林木並非風景林,但包括噹地林業部門在內的地方各級政府,正計劃全力將這個地方打造成風景區。對於林業部門既儗開發,而又破壞先行的這一行徑,眾人皆呼不解。

  查閱噹地內部刊物《內江調研》發現,今年7月,森林公園所在地的郭北鎮政府即發表署名文章,對長江森林公園的發展進行思攷。文章中,郭北鎮政府表示,在內江市“十一五”規劃中,已將長江森林公園納入重點建設項目,列為內江市風景區。這個說法,在東興區旅遊侷也得到印証。旅遊侷相關負責人表示,對長江森林公園的開發,目前已進入規劃階段。“一旦真正付諸實施,任何破壞景區的行為,都將予以制止。”文/圖張柄堯 鍾小情 記者高冰潔

  內江新聞熱線